关灯
护眼
字体:

番外三 吴延 第五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“哈?!”程雪差点摔倒,“珍珠才五岁,拜托!”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有一回我跟你们玩完了回去,她就跟我吵了一夜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带着她来?”程雪问。

    “我问她来不来,她说不来,她说平时上班那么多小孩就够吵了,周末还带孩子,杀了她吧。”吴延眉头拧成了高四厘米的一个大疙瘩:“姐,我怎么觉得她根本就不喜欢孩子?我还以为,做幼儿园老师,一定是很喜欢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,这就是职业病。当幼儿园老师多苦啊。天天吵死。你别说话,让我想想......”程雪表情风云突变:“你跟我们玩完了她吵了一夜,莫非是吃”

    她缓缓地抬起一只手,指着她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的醋?”

    俩人面面相觑,都被这个显而易见的答案震撼住了。他俩连鸡腿儿也不啃了,啤酒也不喝了,就一个指着自己,一个傻傻地看着对方指着自己。

    吴延的脸红了。程雪抄起筷子就打:“你脸红个屁,你脸红个屁,你脸红个屁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反正分手了,就这样吧。谈恋爱也挺没意思的。”程雪打他就跟蚊子叮一样,他连躲都不用躲。

    “谈恋爱没意思?你不谈恋爱,怎么结婚?不结婚,怎么生闺女?”

    “谈恋爱有意思,你怎么不谈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闺女了还用得着生闺女?”程雪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珍珠了,我也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程雪哈哈大笑。这算什么事儿。收养了一个孩子,逼出这么一群单身狗。

    程雪已经多少年没能痛痛快快喝一次酒了。以前跟前夫在一起的时候,连个能把酒言欢的朋友都没有。后来孩子小,哪怕在外头喝酒也惦记着家里睡着了的孩子。终于等到孩子长大了,居然会嫌弃妈了。程雪喝得大醉。两个人喝到凌晨,吴延把人事不省的程雪背回了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程雪被电话吵醒。她头疼得快要爆炸,实在不是大学时候的身子了。

    “喂?珍珠啊~”她接电话。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妈妈你在哪呢?我姥爷说不你在家!”珍珠问她。

    “我在.....吴.....吴叔叔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吴叔叔家,你让吴叔叔来接我吧!”

    “哎?你今天不是要跟球球玩一天吗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跟她玩呢!!!!!”珍珠大叫。“我也不跟你玩!!!!”背景音这样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永远永远不跟你玩!”

    “我永远永远永远不跟你玩!”

    俩孩子吵得如火如荼,程雪默默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要去接珍珠?”吴延问她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她俩再过五分钟肯定就好了。”程雪一只手捂着头疼欲裂的头,一只手指着吴延说:“你给我把衣服穿上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吴延一边擦头发一边问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会在你家?!”程雪瞪着眼,说话气势汹汹,可是多少带着一丝心虚和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都睡着了,不然我还能怎么办啊?”吴延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程雪觉得头要爆炸了:“亲爱的,”她每当要谆谆善诱给吴延讲清楚什么道理的时候,就会不自觉地这样喊他:“再怎么着,我也是个女的,咱们俩男女有别,你知不知道?!”

    “我...我知道你是女的啊。”吴延把毛巾搭在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所以咱们俩得避嫌。”程雪叹了口气说。

    “哈?!”吴延很吃惊。

    吴延的前女友用密码打开大门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。

    程雪穿着背心短裤坐在相当凌乱的床上,吴延只穿着一条四角裤,赤身裸体地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吴延好平静。

    “妹妹你听我解释。”程雪一点也不傻。

    女孩儿嘴巴剧烈地颤抖,气得下巴上肌肉紧缩,缩出千千万万的小坑。

    多好看的姑娘,把自己气成这么一个表情。

    程雪指着大门,女孩气得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