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406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那种入骨的冷又来了。

    明明刚刚还因为那一坛酒烧着了身子,可是现今又被那种冷包裹了身子,千眠死死的抱着自己的两只胳膊,想着:倒不如刚才没体会过那种被烧着的感觉呢。

    灌下的酒意此时在体内冲撞起来,千眠闭上眼睛,尽量不去感受周身的凉意。

    无所谓了,多冷,多热,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她清晰的记得,自己在人间已经整整五天。五天,对于游魂来说已经是个太过危险的日期,若不是有金宇微费尽力气为她加持,她此刻恐怕早就已经灰飞烟灭了吧。她不知道此时召唤她的是谁,可她知道,会在五天之后才想起来要召唤她的原因,绝对不是因为担心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她这废帝的身份,签订的灵约,恐怕都对妖界是一种束缚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明明冻得没有知觉的嘴角忽然抽动了一下,像是在嘲笑自己。

    她怎么能不笑。笑自己明明伤心到了这种地步,看透到了这种地步,可是只是那么一点点的牵引,还是能让她的魂灵奋不顾身的回到他身边啊!

    那灵约,究竟是牵绊了他的妖魂,还是自己这条微不足道的命?

    流焰伸出手指,在另一只手的手腕上轻轻划过,那点泛着血红色的伤口瞬间便止了血,愈合的连一点伤疤都看不到。他并不知道什么召唤魂灵的办法,他只知道妖界对于力量都有一种天生的渴求,而他便是这妖界中的最强者,有资格拥有他的血液是个巨大的诱惑。

    问月却只能苦笑。

    明明只需要念两句符咒的事情,流焰却费了这么大的气力去做,如此一来,他又怎看不出流焰的真心?看来这次,他是再没有办法了。也许这个人类,就是流焰永生的命途中的一个劫数吧。

    纱帐已经被安分的挽了上去,露出那个在被褥之间睡得安稳的人。因为失血过多还有些病态苍白的脸蛋看起来格外的楚楚可怜,唇色也是不健康的淡粉,明明是五天内都靠着神力勉强维持着肉体呼吸的憔悴的脸,此刻在流焰的眼中看来,竟然有种不可言说的旖旎味道。教他忽然很想上去触碰一下她的唇,还有……还有更多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已经承认了,自己想要拥有这个人类的愿望,强烈到让他不想违逆。

    有一层灰色的雾气一样的东西忽然笼罩了整张床,知道是召唤成功,流焰忍不住小小的松了口气,可是床上的小人儿只是眼睫颤动了几下,便再没了声响,流焰皱起眉,看向旁边的问月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她都是靠神力维持肉体,一直没有进食,此时应该是没有力气睁眼了。”问月查看了一番,如此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”流焰往前走了几步,伸出手去似乎是想要摸摸那人类的皮肤是不是恢复了以前的温度,可是不知怎么又忽然停了手,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尽心照顾她,等她醒了就送回澄亦殿去。奇绯宫毕竟是你的住处。”

    说罢忽然就隐了身形。

    一直呼吸平缓的身子却不易察觉的一颤,千眠还想装睡,可是自己也知道已经暴露了马脚,只好硬着头皮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猜的果然不错。”问月轻叹一口气,手掌快速结了个法印打在千眠的额头上,千眠还来不及说话,只感觉一股暖流从额头缓缓灌输到脚底,把刚才那股寒意完完全全的给驱散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将你的魂灵与肉体之间的联系给加固了,以后应该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千眠翻身坐起,几天没动的身体有些僵硬,她不适应的皱了皱眉,却仍旧是自嘲的笑:“这不是我以后都回不去了么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已经回来了,还想着要怎么回去吗?”问月的语气有些生硬,看到千眠转过头来看他便迅速的挪开了目光:“我已经通知了你的侍女过来接你,等会儿你便回去澄亦殿吧。”

    离魂的痛楚还在四肢百骸传递着,可是千眠的嘴角却挂上了一层凉薄的笑:果然如她所想,她的回来并不是流焰的意愿,否则此时的问月又怎么会是一种敌视的样子。这个整天关在奇绯宫的祭司大人,所关心的不就是这整个妖族吗?

    “多谢祭司大人。”千眠撑着床柱费力的站起来,浑身的疲惫感觉已经让她不想再多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两个人静静的站了片刻,千眠有些疲累的捏了捏眉心,却听问月忽然道:“你不想问问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千眠放下手,笑的无力:“问与不问又有什么区别呢?反正我已回来了,且回不去了,知道这为什么有什么必要呢?”

    “这是王上对你的……心意,你当真不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到现在我还会相信什么心意吗?”千眠抬起头来看着问月,眼眸深处一片凄凉:“就算他真的对我有意,又如何?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