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章 不是死皮赖脸要嫁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s市。

    馨园别墅,晶莹剔透的复古水晶灯折射出暖黄色的灯光,氤氲出些许暖意,羊毛地毯,细腻柔软。

    此时,气氛却是异常的凝重,空气都仿佛凝固了。

    许默站在雕花木门外,垂在身侧的右手无意识的攥紧裙摆。

    站在客厅中央的老人怒气冲冲的瞪着她,握着手杖的手背上青筋毕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迎面飞来,许默下意识后退了一步,青花瓷杯擦着她的额头落下,狠狠地砸在脚边。

    碎片四溅。

    “谌子言,你带回来的这是什么东西!”老人的怒气似乎更甚了,差点连手杖也直接摔了过来。

    被称为“东西”的许默垂着眼眸,默默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说得她好像很想来这里一样!

    “爷爷,人是你挑的。”谌子言的唇边勾出几分讥讽,如墨的黑眸里一片冷然。

    他迈着修长的双腿走进客厅,走了好几步,才声线冰冷的开口:“进来,叫爷爷。”

    许默捏着手里的红本,看着身前一袭深烟色高定西装的背影,挪动脚步进了门。

    谌子言,27岁,豪牧集团董事长,连续三年占据福布斯青年富豪榜榜首。

    也是她的新婚丈夫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前,他们领了结婚证。

    而可笑的是,四十分钟之前,他们才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这个如若神祇的男人,原本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许俪俪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三天前,谌家掌权人谌牧提出要为谌子言和许俪俪举办一场世纪婚礼。

    两天前,许俪俪突然消失,偷跑出国。

    一天前,她许默被迫认祖归宗,代替姐姐嫁入谌家。

    “许俪俪呢?”谌牧的手杖在地板上砸得“哒哒”作响,死死地盯着许默。

    “爷爷你好,我是许默。”许默抬起眸子,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,“许俪俪是我姐姐,她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许明利的胆子还真是大,居然敢偷梁换柱!”谌牧脸色阴沉的回头,“给许明利打电话,让他立刻滚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,谌爷。”身后的管家连连后退,赶紧打电话去了。

    谌牧瞪着谌子言,似乎是想从自家孙子的表情里看出点什么。

    许久,深呼吸了几口气,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许默微微偏头,看着身侧男人俊隽硬朗的侧脸,和墨眸中翻滚的莫名的情绪,心脏无端端抽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像是被人用重锤狠狠地砸了一下,痛得有些喘不上气来。

    “谌爷,许总已经到了。”管家平静无波澜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让他去会客厅。”谌牧拄着拐杖站起身,复杂的眼神从许默脸上扫过,脚步沉稳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气氛,随着老爷子的离开缓和了些许。

    许默呆呆的看向门口的方向,微抿嘴角。

    许明利怎么来得这么快?

    哦,肯定是因为已经预料到这一出,早就在附近等候了。

    他能说服谌老爷子吗?

    她不会被逼着明天就去离婚吧?

    “你很担心?”谌子言清冷的声音飘至耳中,许默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自己竟然念叨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担心什么?”许默扭头对上他墨色的瞳仁,摆出一脸无所谓的表情。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她确实挺担心的。

    谌老爷子要是不承认,结婚证就会变成离婚证了。

    许明利答应她的条件不会兑现,她还莫名其妙从未婚少女变成了离婚少妇。

    人财两空啊!

    亏大发了!

    谌子言眉目冷淡,下颌的线条略显凛冽,凤眸中带着不明的意味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间,许默只觉得男人的一双眸子像是龙卷风的风眼,正一点点的将她吸引,包围,缠绕。

    “谌牧不会提出离婚。”谌子言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衬衣袖口。

    许默猛然回神,只觉得两颊的温度正一点点的升高。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